当地律师对昆明检方“两主任”联合办案有“意见”

发布时间:2020-05-09 14:28:00

总统和总检察长在同一法庭审理案件的画面以前很少见,将来也将成为常态审判长席上是官渡法院院长孙敏,公诉人席上是官渡区检察院检察长傅益勋,被告人席上是醉酒驾驶人季某。昨天上午,官渡法院审理了一起醉驾案。虽然只是一个小案子,但主审法官是庭长,检察官是总检察长,吸引了很多人参加。

总统和总检察长在同一法庭审理案件的画面以前很少见,将来也将成为常态

审判长席上是官渡法院院长孙敏,公诉人席上是官渡区检察院检察长傅益勋,被告人席上是醉酒驾驶人季某。昨天上午,官渡法院审理了一起醉驾案。虽然只是一个小案子,但主审法官是庭长,检察官是总检察长,吸引了很多人参加。

在傅奕迅的记忆中,这次出庭是他上次出庭支持公诉近20年。进入检察院后,他从公诉人做起,但由于他担任领导职务,大部分案件的指导工作都是在检察委员会完成的。司法体制改革后,要求被录用的检察官、法官必须回到一线办案。官渡法院、检察院“两长”带头,为下一步副院长、院长、副检察官、科长领导深入一线办案发挥示范作用。

傅奕迅说,今年司法体制改革后,官渡区检察院检察长、副检察长、职务检察员都被安排到一线办案组。根据规定,副检察长处理检察长案件的70%至80%,副检察长处理副检察长案件的30%至50%。领导办案逐步常态化,办案质量进一步提高。

总检察长有必要出庭起诉一起常见的酒后驾车案件吗?傅奕迅说,总检察长到一线办案,不必办大案。对于一个案件,无论是检察长还是检察长,都要依法办案,守住法律底线。我们应该让每个案件都对人民公平公正。一些小案件往往具有很大的社会普法价值。为此,他出庭起诉这起看似不起眼的案件。

傅奕迅说,官渡区每年受理酒后驾车案件200多起。酒后驾车者往往不知道会有什么危害。近年来,酒后驾车带来的公共安全问题已成为人们普遍关注的话题。与酒后驾车相比,超载、开车打电话、不系安全带等交通违法行为要轻得多。打击酒后驾驶也将成为官渡区检察院今后的重点工作。傅奕迅希望借助这次庭审,再次提醒司机严格遵守交通法规,自觉不喝酒、不开车。只有这样,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,才能保护他人的生命财产。

孙民认为,法官要想回归本位,就必须办案。只有当他坐在板凳上敲着小木槌时,他才能感到一种职业荣誉感。在这个时候,他是一个真正的法官。官渡法院是第二批法官到一线办案的审判庭。截至目前,官渡法院今年受理的案件已超过2万件。不适合案件数量庞大的是,法院案件数量与人数之间的矛盾仍然十分突出。

在孙敏看来,办一两件就是办,办十件二十件也是办。但是,如果医院领导只处理一两个病例,就有表演嫌疑。既然法院领导要办案,就要抽空与一线法官同甘共苦,办好每一件案子。

现在,让我们看看云南大律师平台的律师们是怎么想的

我认为,我省进一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,法院院长和检察院检察官到一线办案,是一个很好的做法。让检察长等领导深入一线办案,了解办案情况,让领导体会侦查人员的辛勤工作。无论是院长还是检察长,都要让他们融入司法工作,自己办案,这样不仅可以提高办案能力,而且可以提高办案质量。

对于群众来说,我认为无论群众起诉什么案件,对参与审判过程的人员都有很强的专业要求。目前,案件多人少。领导班子成员加入这个队伍,可以更快、更及时地解决群众面临的问题。

对律师来说,可以更好地激发律师办案的积极性,在办案过程中,有利于提高律师的业务能力。

作为律师,我非常欢迎两位领导人共同办案。

我认为这次改革将带来以下三方面的影响:首先,作为司法机关的领导,法律素养和业务能力高于普通司法人员,能够高效、公正、专业地办案。

其次,有利于法院工作的去行政化。法院和检察院不同于政府机关。法官和检察官需要良好的法律素养和法律知识。疑难案件由总统审理,有利于实现公平正义。

最后,这项改革可以提高办案人员的工作效率。法院院长和总检察长对案件的监督效率更高,终审判决更具说服力。